笋瓜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基金一哥带头割肉大北农分析师暗示公司或曝大利空

2022年05月06日 笋瓜财经网

基金一哥带头割肉大北农 分析师暗示公司或曝大利空

基金一哥带头割肉大北农 分析师暗示公司或曝大利空 更新时间:2010-7-19 0:10:01   本报记者 陈旭 北京报道  上市前被机构极度看好的大北农近日不复往日雄风。不但跌破了首日开盘价,也没能守住35元的发行价,而在7月9日网下配售的1216万股解禁后,机构疯狂出逃而游资接盘也似乎并不简单。  单日振幅16%  大北农上市后3天股价曾经达到过69.95元每股的高价,一时间,公司市值近300亿元,董事长邵根伙身价125亿元,公募私募齐赞大北农是第一农业牛股的新闻充斥着资本市场的每个角落。但随后大北农的股价不断走低,6月29日暴跌9.99%并跌破发行价,在7月2日创出了31.02元每股的上市以来最低价。截至本周五收盘,大北农收于33.7元每股,相对于首日开盘价60元,大北农的股价几乎被腰斩。  与股价的不断走低相比,大北农网下配售股解禁当日的情景给一些股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记者在股吧中看到,不少股民至今仍在讨论当日的情形,甚至有股民当众炫耀当日自己所取得的接近16%的收益,并表示可以跟大家交流经验。  7月9日的交易中,大北农共成交达3.19亿元,振幅达16.14%。龙虎榜中买入席位全部为江浙地区的券商营业部,而卖出方则为4家机构席位和一向被称为QFII大本营的中金上海淮海中路证券营业部。更为诡异的是,据Wind统计,7月9日大北农的成交均价为33.46元每股,也就是说机构的出货价低于网下申购价,俗称割肉出货,并且是在等待了3个月的限售期后。“当天开盘的走势估计让好多人惊出一身冷汗,由于机构扎堆儿出货,跌得比较急,后来成交量逐渐放大,有资金接手,尾盘竟然涨停了。”深圳一家券商的农业股研究员告诉记者。“我们都在猜测大北农是不是有什么大利空,机构跑得这么急。”  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大北农,公司董秘陈忠恒出差未归,法务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告诉记者:“机构怎么操作是个别行为,不归我们管,我们如果有任何消息,都是会很快发布公告的。”记者注意到,在7月9日网下配售股解禁后,该股的换手率和成交额就不断加大。市场人士告诉记者:很不简单。  基金一哥或带头撤退?  “我们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是看到不断有大单抛出来,难道别人跑了我们站岗?”北京一家参与大北农网下配售的券商自营盘操盘手告诉记者。当记者询问谁带头跑的时候,该操盘手表示:“你去看当时的IPO网下配售结果公告。”  据Wind统计,7月9日大北农的成交均价为33.46元每股,而当日龙虎榜卖出第一名的机构席位共出售2332.39万元,据此计算,该机构卖出规模约为70万股。记者查阅了177家有效申购机构名单,具备如此量能的或是基金一哥:华夏基金。  华夏系有14只基金明确参与了大北农的网下配售,持股近120万股。在177家有效申购名单中还有为数不少的企业年金计划托管产品,但保荐机构平安证券和华夏基金都表示这是保密内容,不能告诉记者这些企业年金计划的投资管理机构具体是哪家。由于其他机构的持股数量远远少于华夏基金,且都难以达到70万股,所以仅以华夏系“署名”基金计算,7月9日的卖出榜第一名很可能就是华夏基金的席位。  “7月9日大北农共出现三次放量,分别是9时37分左右、9时46分左右和涨停之前。按照常理,次新股破发后,机构不会急着走,这其中不排除有机构存在对敲行为,一些机构故意砸盘,然后其他资金接手。我感觉现在他们都在等待进一步的机会。” 齐鲁证券首席分析师李世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本报记者 李叶 实习记者 徐叶巧 北京报道  莱茵生物与游资的恋爱正在逐渐遇冷。本周,即便莱茵生物的换手率再疯狂,股价却也难以突破前期的高点。  这只疯狂了两个月的妖股,自5月13日以来不到两周时间,股价一度由13元上涨至27元附近,涨幅超过100%。然而,疯狂上涨的背后却是平淡无奇的基本面。亏损的业绩,大股东几次减持套现,种种表象都让投资者对这份上涨愈来愈费解。  接下来,莱茵生物还会大涨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赫然指出,该股遭游资炒作很可能是专门“接活”的资金,承诺炒作至其庄家想要的价格,以供专家出货,而后游资收取一定酬劳。散户要坚决回避。  掩饰大股东出货?  这只妖股的大股东及十大流通股股东全部为自然人,机构资金无一现身。  7月10日,莱茵生物发出中期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10年1-6月份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将亏损700万-900万元。在此之前,公司在今年一季报中预计中期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减变动幅度小于30%。  此时,公司副董事长姚新德已先后完成减持套现近2亿元,上个月姚新德3次减持共293万股,套现近6000万元。此外,该公司5月份的公告称,姚新德于2009年11月11日至2010年4月30日,分别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出售股份78.89万股、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出售股份240万股,成交均价为42.04元。  近期的异动数据显示,参与资金全部为营业部席位,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中信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银河证券厦门美湖路证券营业部等均现身。该公司的蹊跷之处在于,公司在除权和修正业绩预告之间,恰逢A股暴跌,医药股大面积补跌,而该公司却反其道而行之,逆市狂飙,大股东疯狂趁机出货。  5月13日,莱茵生物除权10送2转8派0.3元,该股跌到了13元左右。不过,送转行情并没有在13日启动,而是在21日才正式启动。随后上证指数不断下挫,而该公司却连拉涨停板。  6月29日,上证指数大跌100点,该股逆市暴涨近9%,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银河证券浙江两家营业部成为“起义军”首领,共计买入近1300万元。  华泰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慧琴一直关注市场中的妖股,在提及莱茵生物时,她告诉记者:“该公司没有任何机构资金参与,游资完全主导,大肆炒作很可能是掩饰大股东出货。”  最近两个月内,该股四次发布股票异常波动公告及异常波动核查公告。从7月12日开始,几大之前活跃的营业部大金额退出。股票呈现高达31.7%的换手率,在卖出排行前五的营业部,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证券营业部率先卖出679万股,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也紧跟卖出520万股。  “公司高管精准减持很可疑,我觉得高管减持与游资炒作关联性很大,现在市场上有专门接活的游资,他们帮助庄家在一定价位上减持套现,事后再按约定比例进行收益分成。”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告诉记者,“游资在炒作之前或许已经有合作的协议,现在股东减持完成了,游资也该撤出了。本周该股的高换手率表明,游资企图用快进快出的方式提升股价以吸引散户接盘。”  然而对此,公司董秘办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是:股票涨跌的决定权是股民;大股东减持也只是属于个人行为;业绩亏损是因植物提取国际市场需求增幅不大,公司对产品结构进行大的调整,均导致报告期公司销售收入大幅低于预期。  短期不会大涨  上演了一段时间的“热恋”后,游资明显要弃莱茵生物而去了。从公司自身主营业务看,作为植物提取行业第一股,莱茵生物地处广西,是除云南以外中国最大的植物资源省份。公司上市之初就开始主打罗汉果甜甙、原花青素、花色甙等植物功能成分的高纯度单体和标准化提取物的生产。这些产品不适合远途运输加工,使得公司在原料采购上的地缘优势表现明显。  “由于这类公司具备独一无二的特质,算得上是细分行业的隐形冠军,游资有操作它的理由。但从目前的情况看,经过游资的反复炒作,大股东也再三减持,该股后市没有再大涨的理由。”陈慧琴不再相信游资短期还会卷土重来。  国金证券财富管理中心分析师张国江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表示:“这种公司风险太大了,不值得散户关注,连自己的股东都在频频减持,散户买它一不小心就会中了游资的圈套!”  本周以来,游资一直在寻找机会撤军,莱茵生物也已经告别“大众情人”的身份,逐渐回归正常的生活。7月15日收盘,该股下挫近4%,远超越大盘的跌幅。  作者:陈旭

比特币交易

欧易okex苹果ios软件下载和安卓版下载

比特幣交易

okex下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